戎耀今生|陈德莉:一个女博士后的“排水”人生

发布时间:2020-10-21 10:03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厅就业创业处,扬子晚报

2020年,洪水多发,陈德莉研究的城市排水管网流量在线监测技术派上了大用场。通过无人机平台搭载雷达测速仪在河道断面指定垂线开展非接触式测流,将水位值、表面流速数据传至地面工业接受端,并生成符合水文规范的流量成果统计表。不仅能够通过高清摄像机拍摄视频,实时传输信息,还能保障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便于工作人员实时观察水情及周边环境。

博士的养成

1998年,陈德莉高中毕业,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学习,入学即入伍。作为一个“学霸”,陈德莉一口气连读十年,从一名本科生长成了一名博士生。这十年,她跟着导师四处实习做项目,对装备的感情日益深厚,“就觉得这辈子肯定要这个行业了,别的都不感兴趣。”十几年过去了,谈到学生时代的陈德莉还是激动得提高了嗓门。

2008年,陈德莉完成博士学习,顺利毕业。有的同学去了空军,有的去了陆军,陈德莉被分配到了某舰队去做管理。

博士后的再出发

在别人眼里,能够进入该舰队已经足够威风了,陈德莉却有些“壮志难酬”的感觉。“在部队里,更多的是行政管理,但我那十年学的是如何研发产品。”不能从事研发工作,让陈德莉总觉得有点遗憾。恰好那一年,导师转业到上海,她随后又到上海交通大学读博士后。

一年后,陈德莉还在纠结:一方面对部队有感情,另一方面她又想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此时,导师一番话让她醒悟:“不用为离开部队而感到愧疚,你出来搞研发,还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就这样,陈德莉离开部队,怀着梦想到上海创业,憧憬着要通过自己专业的优势,产生更大的价值。

陈德莉的妈妈知道后,直说她是:“砸了金饭碗去要饭。”陈德莉却不管了,认定一条路就要走到底。

初入商海吃足苦头

对于陈德莉来说,研发并非难事,真正困难的是营销。十多年的“封闭式”生活,让其社会成长过程比别人慢了一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自己“傻白甜”的时间更长一些。初入商海时,不懂人情世故、棱角太过尖锐的陈德莉吃足了苦头。

“当时做出来了,一台都卖不出去!”时隔多年,陈德莉回忆起这段经历还是急得直拍大腿。从小到大,陈德莉的人生可以算得上是风调雨顺,上学时是学霸,进入部队后工作顺利,从未经历大挫折的她觉得自己特别牛,“我其实是一个非常乐观非常坚强的人,以前觉得自己总是碾压别人的,但那个时候,我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她困惑:“产品做得那么好你们怎么不买呢?”她绝望,“那时候,我整个人都是灰暗的”。

陈德莉清楚地记得,最初那两年,每天都是自己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关灯锁门。“那两年,一分钱收入都没有,天天就是花钱,哭已经不能够发泄感情了。”为了突破窘境,陈德莉不得不打破自己的条条框框。比如说招聘时,“我以前都没接触过大专毕业的,现在却要学会和他们沟通、共事。”关于过去的日子,陈德莉讲了很多,她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我以前没有这么话痨,全是这几年磨出来的”。

“我和我的第一单”

航征第一次批量出货是在2016年,陈德莉想起多年前李彦宏在《鲁豫有约》里说过的一句话,“我希望能做一款产品让大家天天用,用了感觉很好,改变大家的生活”,突然间,她感觉自己也理解了其中的真谛。现在想起来,她有点不好意思,“那会儿我真的哭了好久。”

陈德莉至今记得,那年自己过生日,炒了一盘大头虾,倒一杯小酒,自己跟自己说话。从上学时的那颗种子,到现在冒出一颗小嫩芽,只有陈德莉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走过多少坎坷,“那种苦涩没办法言说,都被一点点含化了吞到肚子,其中滋味只有我知道”。

这第一单500万,陈德莉看着一个个印着航征logo的箱子,从厂房运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几年来的苦涩被一丝丝甜意取代了。“从这个时候起,我的内心终于明亮起来。”

完成一笔大单,陈德莉的信心和成就感倍增,而对于她来说,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不是卖出产品,而是航征公司的产品挤走了国外产品,完成了国产化替代。“通过自身作用帮助国家降低购买成本。”谈及未来,陈德莉希望公司能招到更多合适的退役军人。她说:“部队能重塑人的三观,当个兵的人,三观都很正。”虽然现在已经从商了,但还是预备役军官:“如果国家有需要,我一定会挺身而出的。”

记者手记:

学会与生活达成和解

在无锡航征公司见到陈德莉,与记者印象中的女博士形象格格不入——热情、阳光。她说:“现在‘接地气’是有原因的,刚开始创业时的那些员工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好多人来来往往都是在教育我,让我发现我的不足。慢慢地发现,当你跟世界格格不入,就是在跟自己较劲,要学会和解与接受。”重新认识社会,当你向外界传输自己的能量时,不再是一味的索取。在自己的空间里认真关注自己的需求,明白自己的软弱,了解自愈的方式时,你懂得了爱别人,也懂得了爱自己。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